西峡故事

西峡民间故事——双龙接官厅

2018-10-24 18:21来源:作者:
0

西峡县城东北角四十里处的深山狭里,有个地名叫“接官厅”。说起接官厅,那还得先从曹坪黄三麻子盖的九间九檩朝王殿、七间七檩暴杀厅谈起。





话说三百多年前,汪坟有个地头蛇叫黄三麻子。他家业很大,方圆一百多里的土地全是他的。


他为了升官发财,就请了个风水先生给他找穴——能发财的好地气。找哇找哇,风水先生终于在曹坪正南的狮子山找到了。这座山,山顶有九个山包,人们叫它“九头狮子山”。九头狮子山对面的山像凤凰展翅,人们就叫它“凤凰山”。这俩山连到一块,风水先生叫它“九头狮子朝凤凰”。黄三麻子听风水先生把这穴地说得咋咋好,就把家搬到曹坪,盖起了九间九檩朝王殿,七间七檩暴杀厅,前头设个杀人场,后头摆个剥皮厅。他网罗一伙地痞流氓,到处烧杀奸掳,糟蹋民女,把这一带搞得路断人稀,百姓们纷纷到县衙告状。当时西峡属内乡所管。内乡知县听说曹坪出这么大案件,准备亲自到曹坪查访。黄三麻子一听,想了个鬼主意,赶紧找很多工匠用了三天三夜时间,在离曹坪二十五里的彪池这个地方,盖了六间高大的楼房,上写三个大字“接官厅”。


三天后,知县坐着官轿,带上三班衙役,气势汹汹地往曹坪而来。到了接官厅,黄三麻子早就在此等候。他把县官和衙役们请到接官厅内,就摆起宴席,把衙役们灌得醺醺大醉。黄三麻子趁此机会,把县官请到一边,送给黄金一千两。知县收了黄金,装模作样地问:“黄三麻子,有人告你盖有九间九檩朝王殿,七间七檩暴杀厅,还设有杀人场、剥皮厅,可是真的?”黄三麻子哈哈一笑说道:“真不假说,百里没真言。我是怕你们当官的一时来了没处安歇,就盖了这几间房子。县太爷你都亲眼看了,说我盖朝王殿、暴杀厅、剥皮厅、杀人场,都是诬赖我的呀。你没想想那是犯王法的事,难道我是活够了吗?”知县一听说:“噢!黄先生,要就是盖的这几间房子嘛,本县保你平安无事。”随即打轿回衙。


黄三麻子骗走了县官,拿钱买到了靠山,越发兴风作浪。他还扬言说:“我已跟县官拜成干弟兄,谁再告我也是‘瞎子点灯白费蜡’。”百姓们无奈何纷纷又到南阳府去告状。南阳知府不信百姓们的话,他只查问知县,知县说:“大人休听曹坪刁民胡言。黄三麻子爱护咱们官府,盖了几间接官厅,本县已亲自查看过了,不必大惊小怪!”知府大人一听,也就搁过这事。百姓们正在有冤无处申、有状无处诉的时候,听说京城有个三千岁刘墉,铁面无情。大伙儿心想:他定能为民做主,就商量进京找刘墉。


一日,黄三麻子看上附近一位姓张的民女大丽。这天夜里,他就带着亲兵去抢亲。大丽听说此事,就赶忙躲到亲戚家。黄三麻子没找到大丽,他们就要抓二丽。张老汉气愤不过,手持柴扁担,狠狠地砸了黄三麻子下。黄三麻子手持明晃晃的钢刀,一刀扎死了张老汉,抓起二丽就走。张大娘死死抱住闺女不放,又被黄三麻子一脚踢倒在地,口吐鲜血而死。后来大丽在乡亲们的帮助下,掩埋了爹娘的尸体. 拿着大伙儿凑的银钱,只身进京告状。


大丽一路上跋山涉水到了南阳。这天正遇刘墉离京到南阳查访,大丽就拦轿喊冤。她把黄三麻子如何私盖朝王殿、暴杀厅、杀人场、剥皮厅,欺压百姓、强占民女、行凶作恶和她一家人的遭遇及县官、知府如何官官相卫,根长里短地说了一遍。刘墉听后,气得把牙咬的咯咯作响,就和随从人员扮成要饭花子,和大丽一块儿往曹坪去了。到了接官厅,大丽说这就是黄三麻子行贿县令,掩饰曹坪朝王殿里的那一摊子事所盖的。


到了曹坪,果见朝王殿、暴杀厅巍然屹立,山村一片凄凉景象。他们正往前走,只见前面来了一群人,那群人中间有的歪戴帽,有的踢拉鞋,有的亵着怀,有的还唱着下流曲,啥鲜点子都有。领头的那人约有四尺二三的个子。腰比磙子粗,一脸麻子坑。大丽暗与刘墉指点:“这人就是黄三麻子。”黄三麻子一见大丽回来,就讽刺说:“看来你状是告赢了,官府啥时来捉拿我?”大丽说:“你量我就告不赢?”


黄三麻子冷笑说“我叫你一辈子都告不赢!来人哪!把她抓起来绑到杀人场。”一旁的刘墉说:“青天白日,朗朗乾坤,你竟敢行凶杀人是何道理?难道就不怕王法了吗?”黄三麻子扭头一看原来是个要饭的花子,就吆喝一声:“我连你杀了该有何妨?来人哪,把要饭花子一同抓起来绑到剥皮厅!”亲兵们一拥而上,把大丽和刘墉团团围住。刘墉气不发喘、面不改色,金印一亮高声喊道:“哪个敢上!”


刘墉随从人等一齐大喊:“三千岁刘墉到此,尔等还敢如此放肆!”黄三麻子一看要饭花子手拿着皇封金印,又听说是三千岁刘墉,顿时吓得瘫倒在地,哀告饶命。刘墉叫随从绑了黄三麻子等一伙人犯,押到杀人场,斩首示众。百姓无不拍手称快,齐呼青天大老爷。刘墉又打道回转南阳府,把知府大人、县太爷传呼到衙.摘去乌纱,发配充军。


事后,曹坪百姓为了纪念刘墉的功德,集资立碑,记载下刘墉平黄三麻子这件事。可惜“文化大革命”中碑被砸碎了,接官厅也被扒掉了,可是这儿的地名“接官厅”还传到至今。